当前位置:首页 >> 云计算

p一pp十五年前

云计算  |  2020-03-29  |  来源:仙桃物联网云平台

十五年前,一个春风敲窗的五月清晨,我正坐在家中看书,一个电话使我像孩子般的跳起来,狼哇哇地喊道: 哇!这个题材太棒了!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抓呀?

电话是沈阳军区作家朋友李占恒打来的,他说在《环球时报》上看到一篇报导,二战时期一个叫钱秀玲的中国女子,通过一位纳粹德国派驻比利时的德国将军,拯救了许多要被盖世太保处死的比利时人,故事非常感人,要比获奥斯卡奖的《辛德勒名单》还棒,问我感不感兴趣。

我问他这么棒的题材,你为什么自己不抓?他说他是军人,办出国手续较难,还说我多次自费赴韩国、俄罗斯等国家采访,连战火纷飞的车臣都去过,出过好几部国际题材的作品,有出国采访经验,还说相信我能把这件事折腾成。李占恒为人宽厚、善良,我们是同乡。

凭着多年的创作经验,我觉得这个题材实在太棒了,可遇不可求,一种无法描述的创作 ,顿时在我心中燃烧起来,恨不得立刻飞往布鲁塞尔,决心不惜一切代价,把这个绝好的题材拿下来。

可是,十五年前的中国,远不像今天,办出国签证很难,比利时是非移民国家,办签证就更难了。折腾了好几个月办不下签证,我通过朋友找到中国驻比利时大使馆文化参赞余美和先生的电话,多次打国际长途,发传真,向余参赞阐述该题材的国际意义,阐释钱秀玲的伟大精神。我的真诚打动了余参赞,他通过旅比画家陆惟华先生,请上海旅比华侨联谊会张绍唐会长给我发来邀请函。我拿着邀请函兴致勃勃跑到比利时驻中国领使馆办签证。可是,当我订好机票,满怀希望地去使馆领取签证时,得到的却是: 对不起,你的邀请函没有经济担保,不能签证。

那一刻,我傻呆呆地站在比利时使馆的大门外,看着拿到签证的人兴冲冲地从我身边走过,而我却像一个被拒之门外的孩子,可怜巴巴的,十分无助,折腾了五个多月,却是这样一个结果。我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办?只好退掉机票,重新想办法。

先生劝我不行就算了,别去了。我却不甘心,给比利时驻中国总领事写信。我在信中说,钱秀玲是比利时人的骄傲,也是中国人的骄傲,中国作家去比利时采访,理应得到你们的支持才对。再说,我是国家一级作家,先生是法院院长,孩子都在北京工作,我不会一句外语,不可能跑到你们国家去当三等公民,所以,不用担心滞留问题。我通过朋友,请翻译家将信翻译成法文。我带着这封信要求面见比利时驻中国的总领事。总领事看完信,说: 我可以给你签证,但你要出5000美金做抵押。 我急忙打车回家取钱,美金不够,存的人民币。

1999年10月26日,终于拿到了签证。

10月28日上午,我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登上波音747飞往法兰克福的721次航班。临上飞机前,我给先生打电话: 亲爱的,我能拿下这个素材,此生不虚了,祝我好运吧!

而此刻,我并没有联系上钱秀玲家人,不知钱秀玲的身体如何,也不知她能否接受我的采访?我是冒着白跑一趟的决心跑去的。

接下来,等待我的却是一个接一个的困难。首先飞机在北京机场没等起飞就晚点两个小时。九个小时后,当飞机降落在德国法兰克福机场时,距离我换乘的4452次航班,只剩15分钟了。机舱门一打开,我就像百米冲刺似的第一个冲出舱门,不顾一切地冲进这世界著名的机场大厅。我不会外语,不知签证处和登机口在何处?手掐机票和护照,背着相机和录像机,拼着两条并不年轻的长腿,像瞎虻似的东一头西一头地乱闯,见到机场工作人员就将护照和机票举给人家。一名黑人警察在我的机票上写下 B10 的字样,我按照他的手势拼命跑到B10登机口,一名工作人员急忙把我送上空无一人的大巴,大巴拉着我一个人驶向远处的一架小型客机。我登上飞机一分钟就起飞了,随机的行李都没来得及送上,第二天才送到。一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布鲁塞尔机场,而我身上的汗还没消呢。

在布鲁塞尔,没钱,不会外语,雇不起翻译,住不起正规旅馆,吃不起像样的正餐,兜里总是揣着一把中英、中法文对照的字条,去哪都得掏出字条给人家看,住过华侨家,住过没暖气,连褥子、枕头都没有,只有一床被子的临时住处,受过委屈,哭过鼻子,就是一心想采到钱秀玲。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1999年11月6日下午 点,在画家陆惟华先生和钱秀玲外甥陆嘉兴先生的带领下,终于按响了布鲁塞尔A大街三十号公寓的门铃

门开了,一位满头银发、面相慈祥,身穿一套红色纱质套裙的老人,笑眯眯地出现在我的面前。那一刻,我难以描述内心的感受,激动得眼含热泪,张开双臂紧紧地拥抱老人,激动地说: 钱妈妈,我见到您太高兴了!

钱秀玲得知我从中国自费跑来采访她,连连笑着摇头: N!N!我并做什么,不值得你这么远跑来采访我。

钱秀玲的大儿子和她侄子钱宪人先生得知我从中国自费跑来采访,都跑来看望我,对我非常热情。钱宪人先生看见我的住处实在可怜,就让我搬到他家里,为我的采访提供了极大的方便。钱宪人先生的夫人杜大姐负责照顾老人。我每天跟着杜大姐来到钱秀玲家里,中午在她家共进午餐。钱秀玲像西方人一样,每天要化妆,戴胸罩,穿裙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我开始对钱秀玲老人近二十天的采访。每天与老人朝夕相处,跟她聊天,听她讲故事。老人年事已高,患有健忘症,好多事情都忘了,我一点点地启发她,多方引导,她那沉睡半个多世纪的记忆才慢慢地苏醒过来,有的却永远也醒不过来了。随着老人时断时续、时而清晰时而模糊的记忆,我跟随她走回遥远的过去,走进她鲜为人知的人生,走进她一次次惊心动魄、拯救反战志士的真实故事。

期间,余美和参赞派刘忠泽先生,驾车带着我和钱秀玲老人,来到距离布鲁塞尔60公里的艾克兴市。市长杜特里约先生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我在市长办公室里看到两张照片,一张是老市长与钱秀玲的合影;另一张是钱秀玲所营救的96名人质(剩91人)从集中营回来后的合影。原来杜特里约市长的父亲也是市长,他就是被营救的96名人质之一。所以后来,在电视剧《盖世太保枪口下的中国女人》开拍仪式上,杜特里约市长在发言中讲道: 我有两位母亲,一位是比利时的母亲,一位是中国母亲。如果没有钱秀玲女士,就没有我的今天。 父亲被捕时,他还没出生呢。《盖》剧就是在艾克兴市拍摄的。我见到了被钱秀玲营救的最后一名医生,他坐着轮椅,一见到钱秀玲,满眼激动的泪水,紧紧地拥抱她。

采访期间,我陪着老人散步、理发,陪着老人去她大儿子家。一天,走到半路忽然下起少见的鹅毛大雪,我搀着老人怕她滑倒,怕她累了,让她趴在我肩头歇息。那一刻,我俩相拥着站在马路边开心地大笑,真像妈妈趴在我肩头一样,令我终生难忘啊。

就这样,我抢救性地采访了被比利时授予国家英雄勋章,被比利时人民称为 比利时母亲 ,深受比利时人民爱戴的中国女性钱秀玲。我认为她是中国女性的骄傲,也是世界女性的骄傲!她是属于中国的,更是属于世界的!这次最大的遗憾的是,没能去德国采访法肯豪森将军的故居及后人。

之后,我带着数万字的采访笔记及原始资料踏上归途,心里充满了创作前的兴奋及沉甸甸的使命感。作为一名中国作家,我庆幸自己获得了这样一个旷世罕见的题材,我决心把这位伟大女性推向中国,推向世界,要让全世界都知道:在二战期间,有这样一位辛德勒式的中国女性,拯救了许多比利时人的伟大事迹。

回国之后,我潜下心来创作20集电视剧本《盖世太保枪口下的中国女人》及长篇小说。创作过程是极其艰难的,不熟悉欧洲生活,更不熟悉二战,所用的每一个情节与细节都要借助大量的资料,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然而,在三年中,比创作更痛苦的是遭受侵权所带来的委屈与伤害,使我患上严重的心脏病。我常常觉得自己瘦弱的肩膀挺不住了,每当这时,钱妈妈的形象就会浮现在我的眼前,她伟大的人道主义精神时时感召着我,激励着我,让我抹去泪水,一次次地重新坐到电脑前,继续敲击着键盘。

2002年2月12日大年初一晚6点,我终于完成了两部书稿的最后修改。为了让小说和剧本出版得更加圆满,资料更加翔实,我于2002年2月14日大年初三,再次自费飞往布鲁塞尔。此刻,我的心脏坏极了,临走前一天晚上,我给人民文学出版社我的责编打电话,叮嘱她一定要把书出好,也许这是我最后的绝笔。

此行,我受到了中国驻比利时使馆的大力支持。关呈远大使在招待我的宴会上说,希望该书能翻译成外文,让欧洲人看看我们中国女性在二战期间,为欧洲人民所做出的伟大贡献,并对我挖掘出钱秀玲这一素材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文化处派一秘白光明先生开车陪了我五天,使我感受到祖国亲人的莫大关怀。

五天里,我跟白光明先生驱车来到距离布鲁塞尔160公里的艾尔伯蒙小村,拍了钱秀玲的旧居;再次来到艾克兴市,补拍大量的照片;来到钱秀玲就读的鲁汶大学;找到关押法肯根豪森的监狱;来到距布鲁塞尔60公里的法肯豪森工作的塞内弗城堡,进行拍照;跑到资料馆,花高价美金买来法肯豪森在资料馆所有的珍贵照片,拿到全比利时仅有一张的法肯豪森在军事法庭受审判的照片。而且,又见到了九十高龄的钱秀玲老人,受到老人及其子女的热情接待,拿到了照片使用授权,所以在《盖》小说和剧本中使用了大量珍贵的照片。

2002年 月,我的《盖》小说及16集电视剧《盖世太保枪口下的中国女人》同时推出,遗憾的是,《盖》剧拍得很不理想,遭到观众的强烈谴责。更为糟糕的是,我的《盖》剧编剧遭到严重侵权,无奈,我被迫打了三起官司,打了七年。期间,我的人生几乎跌到了谷底,一边是三起侵权官司等着我开庭,一边是心脏需要搭三个桥的心脏大手术。

当我因渗血不止,经历十四个小时的心脏大手术,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在浑身插着各种管子的重症监护室里,我决心写出自己的一生,它就是后来获得鲁迅文学奖、徐迟杯奖等多项大奖、译成外文的自传《生命的呐喊》。

为了钱秀玲的素材,我倾其家中全部,两次赴比利时采访,后来又遭到严重侵权,心脏大手术,三场官司打了七年,虽然胜诉,但是,劳民伤财的巨大付出,投告无门的精神折磨,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可是,当我重新活过来之后,我的心依旧,仍然对文学、对崇高充满了执着的敬畏。虽然现在并不是敬畏崇高的年代,但崇高于我来说,却像虔诚的教徒朝拜圣灵一样,匍匐的双膝爬出了道道血迹,但这颗心却永远跋涉在朝拜的路上。

十五年过去了,漫长的岁月滤掉了多少无足轻重的素材,但是,想采访纳粹将军法肯豪森的夙愿,却一直在我心底顽固地潜伏着。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愿望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渴望了。

2014年晚春,一个深沉的声音从遥远的国际滚来,强烈地呼唤着我:去吧!去挖掘那些素村。去写写他们,写写那些拯救了许多生命的人物,钱秀玲、法肯豪森将军、拉贝、辛德贝格、昆德、何凤山 用他们崇高的人性,去冲刷兽性的龌龊,从而唤醒那些未灭的良知吧。

当世界被疯狂的侵略剥去点头哈腰的虚伪,只剩下 裸的杀戮之时,有人却巨人般地出现在众生面前,不顾个人的安危,用燃烧自己生命去点燃正义之火,去照亮那片血染的夜空,给人类留下一份宝贵的遗产 人性之光芒!这种崇高的境界的确很值得去写,很值得去挖掘。

这种深切的呼唤,抵御着我内心的虚弱与犹豫,给我并不年轻的生命注入一种不可抗拒的活力,呼唤着我去完成这个多年未果的夙愿。不过,最后促使我决心第三次完成欧洲之旅的,却是几位与我毫不相干的政要。

2014年4月,新闻报导,丹麦女王玛格丽特去参观南京大屠杀同胞纪念馆,这使我想到西德总理勃兰特向犹太人受害者下跪的一幕;想到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为首的极右势力,屡次参拜靖国神社,不承认南京大屠杀,不承认 慰安妇 ,一再叫嚣 修宪 ,恢复 自卫权 ,把中国的钓鱼岛列为日本领土等一系列行为。

我是东北人,我的父辈饱尝了十四年亡国奴的生涯,对日本军国主义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我很久就在思考一个问题:德国和日本同为历史罪人,为什么在对待历史问题上,却有着天壤之别?是民族文化的差异,人性与良知的区别,还是日本 耻文化 与西方 罪文化 的不同,还是有着更为深层的国际背景?

作为一个有良知、阅尽民族苦难的老作家,感到一种强烈的使命感与责任感在呼唤着我,使我决心完成此次欧洲之旅,进一步挖掘这一题材,立刻进入了创作前的准备。

我知道,这次的选题很大,对我来说,无论是采访还是书写,都是一次巨大的挑战。我深知去欧洲几个国家采访这么多过世的人物,寻找他们的后代、故居、墓地等重要线索,绝非我个人能力所能完成的,必须借用国家驻外使馆的力量。于是,我向文化部打报告,阐述我的采访计划,希望得到中国驻欧洲使馆的帮助,文化部对我此次采访高度重视。我得到了中国驻德国、丹麦、奥地利、比利时等使馆文化处的大力支持。

2014年8月,我第三次踏上遥远的欧洲,带着我的外孙女给我当翻译,采访了发表《拉贝日记》的德国人约翰 拉贝的孙子托马斯 拉贝;拯救了南京大批难民的丹麦人辛德贝格的外甥女玛丽安妮;找到帮助钱秀玲营救许多比利时人的法肯豪森将军故居德国拿骚,独家采访了拿骚市的三任市长,第一次挖掘出法肯豪森鲜为人知的人生故事;找到了刻在维也纳约翰街22号公寓大门石柱上,何凤山博士为犹太人签证的纪念牌;参观了柏林墙、纳粹集中营、犹太人墓碑群、瞻仰了向犹太人墓碑下跪的德国总理勃兰特的墓碑、采访了中国驻德国大使史明德以及许多德国人。

此次欧洲之行,使我的采访获得了极大成功,挖掘出大量从未披露过的第一手资料。回国后,又采访了对日本颇有研究的高级外交官王泰平先生。

出国之前,为了完成这部作品,我曾两次赴南京日军大屠杀纪念馆查阅史料;两次走进拉贝的故居;两次跑到南京江南水泥厂采访,查阅厂史;跑到湖南益阳市博物馆,在 中国的辛特勒 国际正义人士何凤山博士生命签证的文物史料 馆里久久伫足,跑到益阳郊区,走进何凤山博士的故乡,聆听乡亲们讲述何凤山的故事;赴北京、上海采访江南水泥厂总经理陈范有的后人陈克宽、陈克俭先生等人;早在1984年,我就采访过日本世界语者绿川英子,寻着她在中国工作过的足迹,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并采访了与她共事的学者、世界语者及她的亲人:叶君健、叶赖士、 陈原、刘维等数十人,出版了长篇纪实作品《绿川英子》,叶君健为其做序。

在创作中,我每天与主人的公灵魂对话,触摸他们灵魂的脉动,探寻他们生命的真谛。几位主人公的事迹,深深地震撼着我,其崇高境界,一次次净化着我的灵魂,检验着我人性的优劣。而那些魔鬼般的法西斯分子,则充分展示出他们毫无人性的兽性,昭示出非人的丑陋。

在创作中,我常常忘了自己,正因为忘记,所以甩掉了自身的盔甲,不再以作家的自律来约束自己,而是让手中的键盘信马由缰、酣畅淋漓地宣泄,甚至为自己的行为叫好,怕什么?中国人缺钙的年代、前怕狼后怕虎、被人欺凌、自身欺凌的年代,已经成为过去,活出真实的自己吧!

说真的,我的情感从未像今天这般痛快淋漓的宣泄,我的思绪从未像今天这般率真、这般野马脱疆般地自由驰骋。我也曾多次提醒自己,要理性,不要过于感性,只有理性才能深刻,才能客观。可我手中的键盘,却常常不听从我心的指挥,常常 烧焦理性,文字变得不再是文字,而是变成了一个个带刺的棍棒,敲击着人们有意或无意健忘的神经

在创作中,我用史料佐证来剖析日本极右势力猖獗的历史根源与现实原因,呼唤国人对日本军国主义侵略成性的国民性要充分认识,严加防范,呼唤国人要自省,自律,自强,世界是弱有强食的世界,只有自身强大才能免遭他国的欺凌与宰割。

我把这部凝聚了多年心血的作品,献给我亲爱的读者,希望广大读者能喜欢。

2015-10-2

风湿骨痛特效中药薏芽健脾凝胶服用说明苏州癫痫病医院咋样

积食咳嗽吃什么好
生物谷灯盏花素片的功效
长沙治疗龟头炎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