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区块链

北京现代出错一手好牌

区块链  |  2020-01-22  |  来源:仙桃物联网云平台
北京现代出错一手好牌!

  曾经全国销量第四轿车企业的北京现代,今年上半年滑出前十

  近期,据韩国方面消息称,现代汽车前半年净利下滑1.5%,主要是受到韩国汽车业绩急速下滑影响。现代汽车今年前半年营收成长13.39兆韩元 (折合114.5亿美金),虽然比一年前同期的12.66兆韩元好一点,但净利却从9880亿韩元滑落至9730亿韩元。营运获利则从1.259兆韩元下滑至1.174兆韩元。

  与此同时,北京现代的主力车型销量也开始大幅下滑,面临被边缘化的危险。据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开始,北京现代的销量突然急速下滑。来自全国乘用车联席会的数字显示,从三月开始下滑一直到年中,北京现代的销量整体同比下跌了50%。今年4月,主力车型伊兰特的销量从3月的10614辆降到了8685辆,而雅绅特 则从2064辆滑落到1298辆。曾经在销量排行榜上一度排名第五的北京现代也在4月份被挤出了前10名。

  幸福的感觉嘎然而止

  一向物美价廉的现代车,在中国到底是怎么了?在国产的现代车中,不但大多都是老旧车型(国产新款伊兰特遥遥无期),而且价格也不比进口车便宜(除了御翔的某款车型价格已经低于国产车外,相对于售价11万多的现代美佳和售价仅19万的酷派跑车,目前的国产现代车价格也明显偏高)。另一方面,相比在北美销售的现代汽车与欧日车型的价差,目前国内销售的国产现代车也明显偏贵。

  隐患在幸福之中悄然埋下,正当北京现在因为伊兰特销量的迅速增加而盲目堆砌着自信的时候,却忘了自己的对手正在悄然变化:德系车已经放下了高高在上的面子,日系车也真正搬来了国际同步车型抢市场,自主品牌车型飞速发展,跃跃欲试想要取代韩系车的地位……忽然梦醒,韩系车发现自己竟然成为了夹在各方势力之中的“三明治”。

  当雅绅特在众人的起哄声中高价上市时,就已经预示了现在的惨淡结局。高价似乎不能带来更高的品牌形象,相反,雅绅特上市116天后宣布降价8000元,随后遭遇上百名车主联合投诉的“降价门”事件,而后雅绅特又再掀减配风波,再一次将自己推离市场。另据报道,最近一段时间,北京现代的经销商在厂家的授意下对旗下伊兰特进行大幅优惠,最高优惠幅度达到1.3万元。二级经销商的报价甚至已经跌破9万元,而销量下滑是北京现代这次降价的主要因素。在新伊兰特上市遥遥无期,高端车型缺乏认可,不会轻易国产的情况下,北京现代只能依靠现有车型自救。可是面临强敌的索纳塔、小众消费的途胜从目前来看却似乎难挽大局。

  主力车型行情吃紧

  根据全国乘用车联席会的数据,今年上半年北京现代整体销量同比下滑30%,排名从第5位跌至第7位;主力车型伊兰特销量持续走低,6月份只卖出6220辆,跌出当月销量前10名。而市场大势是,同期乘用车各细分车型销量同比增长均超过10%,轿车销量同比增长25%。在汽车行业整体向好的大环境下,北京现代的大幅下滑显得不可思议。而就在前两年,北京现代还稳坐年度汽车销量排名的第四把交椅,伊兰特一度跃入最畅销车型之列。“我们怎么也预料不到会下滑这么多。”北京现代常务副总经理李洪炉这样对媒体说。

  今年4月,北京现代官方曾经在各种场合反复强调,今年是北现的“调整年”。厂家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高速发展之后经历一个短暂的调整期,是汽车行业发展的必然规律。北现自成立以来一直处于高速发展状态,市场占有率的扩大给内部管理、成本控制等方面提出了新要求。“目前北现的调整,是根据企业自身发展需要的自主选择,是持续高速发展的客观需要。”

  今年的7月,北汽控股掌门人同时也是北京现代董事长的徐和谊首度公开回应了北京现代上半年销量下滑的情况:“一个企业在成长中,都要经历这样的过程,不过我们的规划也存在问题。”徐和谊表示,今年是北京现代的调整年,一切都在为明年第二工厂投产和新车型推出作准备。

  连郑梦九也骂人了

  记者从北现一位内部人士处打探到,早在合资之初,北现的中方在合资公司内部就缺少话语权。为了保护韩方自己的利益,韩国现代摩比斯一直垄断北京现代的零部件采购,从而造成了成本的上升。中方虽然一再表示想通过国内采购的途径来降低成本,但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状态下,韩方坚持零部件采购价格不下降,使得合资公司只能为降价承担更多成本压力,直到不得不面对严重的市场下滑,北京现代才开始着手进行内部调整。

  有消息称,韩国现代总裁郑梦九在韩国把汇报中国业务的材料都直接摔到了地上。而韩国现代分管中国事务的一位副会长亲临北京现代时表示,如果北京现代业绩再不见好,就要求北京现代韩方两位高层下课。

  毕竟对于任何一家汽车巨头来说,今天的中国市场都是一块“战略要地”。尤其在郑梦九的眼里,中国市场对于韩国现代能否跻身全球汽车列强前五名是在是太重要了。在韩国现代的计划里,到2010年,中国市场要实现销售现代汽车100万辆。

  北京现代,输在心态

  四年创造产销80万辆记录的北京现代,对50万辆销量的伊兰特有着太多的依赖。当一支独秀支撑北京现代的伊兰特面临众多新老对手没有明显优势,一降再降也无力回天之时,北京现代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困境:韩国现代摩比斯的零部件控制、工厂产能限制、新车型的引进滞后、品牌影响不足……在高速发展中被忽略的问题逐一暴露出来了。

  相较而言,另一家中国市场的后进入者丰田汽车却在这些方面提供了一个成功版本。一汽丰田销售公司比北京现代成立时间更晚,在最初,它也经历过威驰、花冠销售不畅的困扰。但丰田非常重视车型的丰富性,先后推出锐志、皇冠、普瑞斯、卡罗拉等颇具特点的多款车型。在销售服务方面,一汽丰田一开始就给予特别重视,改变了把库存推给经销商的做法,成立了经销商支援部,给经销商培训人才,提高服务水平,并鼓励它们建立自己的零售品牌,这些对经销商深入细致的培育,让丰田在中国具有了非常强的渠道能力。

  也许现代的“调整年”要解决的不光是上述被忽略的问题,更需要调整的是一种心态。依靠比同类车型更优惠的价格、更长的质保期而在国际市场上驰骋的现代,为何在中国市场却一反常态地制定高价策略,而且还放弃了长质保期?为何不少所谓国产新车,都是早已在韩国停产的车型,为何同样的车型,在北美市场要远比在中国市场便宜,为何让丰田都感到紧张的“成本控制高手”,在中国却降不下高额的零部件价格?如果真把开拓中国市场当作其实现全球战略的重要一步的话,这些才是现代应当首先考虑的问题。

薏芽健脾凝胶疗程
缓解颈椎病的方法是什么
福建男科专科医院